关于天翼

自贡天翼彩灯制作展示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彩灯、花灯、彩车、彩船、花车、花船设计、研发、制作、展出的企业。并创立自主品牌“天翼彩灯”。 公司创业者几十年来参与政府赴韩国、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香港、澳门各地的彩灯项目管理和制作工作,积累了丰富的承办…

查看更多

News Center

灯会里各朝代的灯诗

天翼彩灯  2018/07/31  205 次

灯会里各朝代的灯诗多种多样,有诗言志,词传情,在中国灯文化的苑囿中,灯词与灯诗,交相辉映,竞放异彩,堪称先后绽开的两朵艺术奇葩。

中国古代的词,系由诗歌派生而出,可合乐歌唱,故曾称为曲、杂曲或曲子词。词萌芽于南朝,形成于唐代,盛行于宋代,所以世有唐诗宋词之称。

历代词人之作,多有吟诵灯节灯会的名篇。词风或婉妙,或豪壮,或清丽,或隽永;笔触或凝重,或疏淡,或俊逸,或酣畅;意境或空灵,或幽雅、或高远,或深美,令人击节而歌,掩卷而思,每读一首词,都会得到一次美的享受。

北宋时期的文学巨匠苏东坡,其诗与黄庭坚齐名,世称“苏黄”,其词更开创了豪放派的词风,与南宋的辛弃疾并称“苏辛”,后世又列为“唐宋八大家”之一。宋熙宁四年(1071年),苏东坡因其对王安石的变法持反对态度,主张改革变法要稳步施行,“自可徐徐”,不应“求治太速”,受到新党排挤,被调离都城,出任杭州通判,至熙宁七年(1073年),移知密州,在此地,他作了一首《蝶恋花》,题为《密州上元》,借灯节之景,抒惆怅之情:

灯火钱塘三五夜,明月如霜,照见人如画。

帐底吹笙香吐麝,更无一点尘随马。

寂寞山城人老矣,击鼓吹萧,却入农桑社。

火冷灯稀霜露下,昏昏雪意云垂野。

苏东坡的恩师,嘉(佑)二年(1057年)苏轼、苏辙考取进±时的主考官欧阳修,是北宋文坛的又一巨擘。他主张诗文号以载道、述志,而词则专门用以言情,对后代词风有相当深远的影响。欧阳修作的《生查子元夕》,境界恬静明朗,笔触清新巯淡,成为流传久远的灯词佳品: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青衫袖。

宋代词林又一巨匠柳永,字耆卿,福建崇安人,其词无论在内容和艺术上,自贡灯会的南国灯城战略框架在这方面都有一定的开创性。柳永创制的慢词,是他对词坛的大贡献。他的都市写真词,以写实的笔调,铺陈的手法,反映了帝都的壮丽和都市的繁华。其作《迎新春》,情事分明,语言流畅,将帝都元宵景色,描绘得余味不尽:

山解管变青律,帝里阳和新布。晴景回轻煦。

庆嘉节,当三五。列华灯千门万户.遍九陌罗绮,春风微度。

十里燃绛树,鳌山耸,喧天箫鼓。

渐天如水,素日当午。香径里,绝缨掷果无数。

更阑烛影花阴下,少年人往往奇遇。

太平时朝野多欢,民康阜随分良聚。堪对此景,争忍独醒归去。

秦观的《念奴娇》词,更以轻扬的格调,幽渺的意境,谐美的韵律,借描写元宵佳节的胜景,款款而叙久逝的爱情,徐徐弹奏郁寂的心曲:

千门明月,天如水,正是人间佳节。开尽小梅春意透,花烛家家罗列。来往绮罗,喧阗箫鼓,达旦何曾歇。少年当此,风光真是殊绝。

遥想二十年前,此时此夜,共绾同。结。窗外冰轮依旧在,玉貌已成长别。旧著罗衣,不堪触目,洒泪都成血。细思往事,只添镜里华发。

“能于剪红刻翠之外,屹然别立一宗”的辛弃疾(1140—1207年),字幼安,号稼轩,山东济南人,他既是开派立宗的著名词人,又是亮节高风的民族英雄。他在壮怀激烈的一生中,给我们留下了六百多首名篇词作。辛弃疾的词,大都豪奇奔放,音调铿锵,激扬奋励,沉雄雅健。他以灯节为题材的《青玉案元夕》,将上元节夜的景象描绘的饱满淋漓、有声有色。随后则笔锋一扬,以“众里寻他千百度”之句,将这首词升华至一个高尚的精神境界,成为千古传诵的名篇: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中国古代女诗人、词作家中,负盛名的李清照(1084—1155年),号易安居士,山东济南人。她在文学史上的地位是由她写的词确立的。李清照的《一剪梅》、《武陵春》、《醉花阴》、《声声慢》等词,都是光照千秋的佳作。在她所写的六十多首词中,有一首《永遇乐》是专写元宵佳节的:

落日熔金,幕云合璧,人在何处染柳烟浓。

吹梅笛怨,春意知几许。

元宵佳节,融和天气,次第岂天风雨。

来相招,香车宝马,谢他酒朋诗侣。

中州盛日,闺门多暇,记得偏重三五。

铺翠冠儿,捻金雪柳,簇带争济楚。

如今憔悴,风鬟霜鬓,怕见夜间出去。

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

宋时曾称元宵节为烧灯节。描写灯节之词不光只是咏颂歌舞升平、国泰民安,也有籍此感怀时事,“字字悲咽”的。刘辰翁(1232—1297年)写的一首《忆秦娥》,表达了这位爱国词人借烧灯节所抒发的眷恋故土故国的哀愁:

烧灯节,朝京道上风和雪。风和雪,江山如旧.朝京人绝。

百年短短兴亡别,与君犹对当时月。当时月,照人烛泪,照人梅发。

而郭应祥笔下的元宵灯节,则又是祥和欢乐,情趣盎然了:

《鹧鸪天丙寅元夕》

动地欢声偏十龙。元宵真赏与民同。春归莲焰参差里,人在莲壶快乐中。

乘浩月,逐和风。凉舆归去莫匆匆。班春休道无千炬,也是星数点红。

被宋理宗称赞为“文名久著,史学犹精”,特赐同进士出身的刘克庄(1187—1269年),是宋末独树一帜的词人,被推重为“词与放翁、稼轩,犹鼎三足”。关怀国家命运和揭露统治阶级内部矛盾,是他的词的主要内容。但他的某些词也反映了“除是无身方了,有身长有闲愁”的消极思想和愁寂情怀。其《生查子元夕戏陈敬叟》即是这一类的作品:

繁灯夺霁华,戏鼓侵明发。物色旧时同,情味中年别。

浅画镜中眉,深拜西楼月,人散市声散,渐入愁时节。

终身未仕的布衣诗人、词人而兼书法家、音乐家的姜夔(约1155 1221年),字尧章,号白石道人,常年作名公巨卿的清客,喜爱风雅,怡情山水,刻意寻诗填词,其作品格调清幽峭拔,被词家称作“如野云孤飞,去留无迹”。姜夔作《鹧鸪天正月十一日观灯》,描写钱塘县南五里的沙河塘地区,正月十一日试灯预赏的情景,写出了富贵人家与平常百姓赏灯时的不同情态:

巷陌风光纵赏时,笼纱未出马先嘶。白头居士无呵殿,只有乘肩小女随。

花满市,月侵衣,少年情事老来悲。沙河塘上春寒浅,看了游人缓缓归。

石湖居士范成大(1126—1193年),官至四川制置使、参知政事,为南宋负有盛名的诗人,他的词稍逊于诗。然文字精美,音节谐婉,读起来别有一番情韵。如描写元宵灯会的《菩萨蛮元夕》即是这类作品:

雪林一夜收寒了,东风恰向灯前到。今夕是何年,新春新月圆。

绮丛香雾隔,犹记疏狂客。留取缕金夜蛾相并看。


晁冲之的《传言玉女上元》以生花妙笔,写出了千门灯火之景.九衢风月之情:

一夜东风,吹散柳梢残雪。

御楼烟暖,对鳌山彩结。

箫鼓向晚,凤辇初回宫阙。

千门灯火,九衢风月。

绣阉人人,乍嬉游困又歇。

艳妆初试,把珠帘半揭。娇波溜人,手(孑然)玉梅低说。

相逢长是,上元时节。

灯会的观赏性与参与性丰富,诗歌也有同样的特点,阎苍舒的一阙《水龙吟》,则以满腹惆怅,一腔愁绪写出了京城元宵时过境迁的箫索,道出了作者盼望山河重辉的企盼:

少年闻说京华,上元景色烘晴画。

朱轮画毂.雕鞍玉勒,金衢争骤。春满鳌山,夜沉陆海,

一天星斗。正红球过了,呜鞘声断,回鸾驭,钧天奏。

谁料此生亲到,五十年都城如旧。而令但有,伤心烟雾,索愁杨柳。

宝篆宫前,绛霄楼下,不堪回首。愿黄图早复,端门灯火,照人还又。

元、明、清三代,描述和吟咏元宵灯节与灯市的词作,已远逊于宋代,然亦时有佳作。兹略选数首,以窥其一班。

明代著名文学家杨慎(1488—1559年),字用修,号升庵,四川新都人。正德间中状元,授翰林修撰。世宗时,谪木戍云南。能诗文词曲,著作达一百余种。杨升庵的词作,给我们留下了云南、贵州等地元宵灯会的实况记述和描写,尤为珍贵。

《庆春泽安宁元夕》

鱼市笙歌,螳川灯火,又看滇海元宵。剪剪轻风,绮罗十里香飘。

采云影罩冰壶地.人在,月户星桥。恣经过,一刻千金,玉漏迢迢。

柳金梨雪催春早,叹他乡异节,回首魂销。

今夜相思,玉人何处吹箫。

锦江烟水迷旧里,绿琴心,愁恨慵调。梦回时,酒醒灯昏,月转梅梢。

《踏莎行贵州尾酒驿元久夕》

罗甸林中,新盘山下,村灯社鼓元宵夜。东风卷地瘴云开,月明满野寒星挂。

白雪歌声,青钱酒价,当年东事凭谁语。寂寥孤馆坐愁人,小窗横影梅枝亚。

在《古今白话小说选》中,明代小说《张生彩鸾灯传》载有熊龙峰所写《如梦令》词,清新明快,可作明代灯词一补:

明月娟娟筛柳,春色溶溶如酒。

今夕试华灯,约伴六桥闲走。回首回首,楼上玉人知否7

邂逅相逢如故,引起春。追慕。

高挂彩鸾灯,正是儿家庭户。那步那步,千万来宵垂顾。

漏滴铜龙声坼,风送金貌香烈。

一见彩鸾灯,顿使狂。烦热。应说应说,昨夜相逢时节。

如果你了解自贡灯会的特色与品位,你一定知道清人灯词,较元、明为多,既有咏灯节灯市之作,也有吟灯品灯俗之阙。明清之际的思想家、哲学家王夫之(1619—1692年),号姜斋,学界称船山先生,学术成就甚高,且善诗文,工词曲。其作《念奴娇‘走马灯影》传诵一时,兹录其《喜迁莺.元夕》一首如下:

龟纹云展,逗月影照人清善。

徼幸春光.等闲换却,银海玉山万片。

不道残梅香尽,似惜柳条绿浅。更念我茎瘦骨,风丝欲翦。

缝绻.笑年年岁换,长伴韶华转。

野烧烘朱,疏星炫采一点,山灯光颤。良夜人间似此,

莫问琼壶近远。痴来自笑,衰翁受用东风消遣。

清代诗人孙致弥的《东风枝丁末试灯日立春效梅溪).写出了元宵节期中的民间风情:

柳眼偷窥,兰心暗动,珠帘深处寒浅。

小楼昨夜东风,彩胜宜春乍翦。星桥火树,恰映着,黏鸡贴燕。

喜扶头,婪尾初醒,几处灯街影乱。

才逗得,春光一点,早圆了,银蟾一半。

裁红晕碧。情,明月暗尘庭院。

酒旗鼓板,把两样.风光齐占。还准备,挑莱青鞋,过了烧灯消遣。

李良年作《好事近秦准灯船》描绘了秦准地区别具一格的灯船,情味悠然:

相对卷珠帘,中有画挠来路。花尽玉虫零乱,串小桥红缕。

横箫络鼓夜纷纷,声咽晚潮去,五十五船旧事,听白头人语。

顾真观的《传言玉女上元》,不仅描述了元宵灯节奇观.而且写到了灯会上竞猜灯谜的习俗:

今昔何年,长觉漏喧人醉。

星球百转,是月宫新缀。萧疏新意,更簇几行金蕙。红儿手巧,

紫姑分慧。珠箔谁家,高揭起,元宵谜。

踏歌声里,时有瑶钗坠。暗尘残雪,领出夜香寒翠。

为伊担阁,梅花清睡。

以上采录的,不过是我国历代灯词中极少的一部分,仅如同步入百花盛开的园囿采得一束鲜花。然从这些灯词中,我们既可看到中国灯文化的亮色,也可领略中国灯文化的底蕴,而感受到这一同属各阶层的大文化的凝重丰厚。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