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天翼

自贡天翼彩灯制作展示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彩灯、花灯、彩车、彩船、花车、花船设计、研发、制作、展出的企业。并创立自主品牌“天翼彩灯”。 公司创业者几十年来参与政府赴韩国、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香港、澳门各地的彩灯项目管理和制作工作,积累了丰富的承办…

查看更多

News Center

自贡灯会的“形、色、声、光、动”的融汇交响

天翼彩灯  2018/07/31  277 次

自贡灯会与其他地区的灯会相比,高出一筹,使其难以与之匹敌的是其灯组“设计巧妙、制作精美、造型美观”。人们通常以“形、色、声、光、动”融为一体来形容概括自贡灯会的灯组,既准确亦全面。近年来更得到有关专家的充分肯定和国内外观众的普遍认同。


自贡灯会艺术特色的品位,有一个随时间的推移逐步形成、凸现、升华的过程。自贡历史上的彩灯是以工艺灯为主的单个、小型、不动的灯,用材多为竹、木、纸、绸、绢一类,制作工艺主要是捆扎和裱糊。新中国成立后,自贡彩灯的制作水平逐步提高,1978年开始有了动态的组灯造型,1984年至l986年的三届迎春灯会已经达到了初具规模的水平。到l987年的届自贡国际恐龙灯会经贸交易会,自贡灯会在“人民灯会人民办’’的方针指引下,形成了群众性大创作、大制作的热潮,给彩灯艺术的升华插上了腾飞的双翼,完全突破了传统的制灯模式,灯组制作发生了崭新的变化。向“形、色、声、光、动”方向迅速发展。彩灯的制作工艺由简单到复杂,综合运用车、钳、电、焊、铆等各种现代技术和泛光、高光、聚光、激光等新光源,并采用电控、程控、声控、光控、遥控和计算机等先进科学技术操作运行,高科技含量不断提高,形成了现代彩灯的崭新时代特色。现在,让我们就“形、色、声、光、动”五个字来剖析自贡灯会的艺术特色与品位。“形”是指造型、形象、形状、形态,自贡灯会的内容涵盖、题材范围、包罗万象。山川木石、亭台楼阁、鸟兽虫鱼、龙凤狮象、人神仙怪,都纷纷亮相登台,这些造型都力求准确、生动、传神,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当然我们不能排除自贡灯会中的灯组造型有高下之分,文野之别,粗细之差,造型不够准确的灯组亦时有出现,然从宏观上,主流上,多数上,自贡灯会中的灯组造型都是准确的、生动的、传神的,给人以美的享受。单以龙的造型为例,自贡灯会先后出现的龙,可谓成千上万。瓷龙、玻璃龙、空中飞龙、水中游龙、吐火的龙、喷水的龙,造型各异、形态各异、神情各异,均不雷同,无一重复。从上世纪70年代末,恐龙就成了历届灯会不可或缺的角色,可谓是“资深老演员”了。其造型一届比一届准确,一届比一届逼真,其种属也一届比一届丰富。在2002年的灯会上,以三号湖布展为“恐龙王国湖”,更展现了恐龙大世界。湖面水中,地面树丛,竞有20多条不同种属的恐龙或嬉戏,或搏斗,或休憩。再配展以逼真的巨蟒、鳄鱼、蛇颈龙、翼龙等。有机地组成史前生物大观园,令游人目不暇接,情趣盎然。再以人物造像为例,自贡灯会出现的人物造型,也是成千上万。


历届灯会与灯会民俗黄种人、白种人、黑种人、中国人、外国人、现代人、古代人,他们在特定的灯组、特定的情节中登台,演绎着动人的传说、感人的故事。撩人以情怀,千姿百态,传神流韵,成为自贡灯会的看点和热点。仅就仙女而言,即有荷花仙子的高雅脱俗,田螺姑娘的纯情质朴,花仙子的飘逸清雅,鱼美人的活泼可爱,嫦娥奔月、仙女下凡、仙姑过海、仙女出浴,令人耳目一工艺灯的造型,也是多种多样,多彩多姿。人物灯、动物灯、瓜果灯、脸谱灯、走马灯、花灯、宫灯、孔明灯、灯灯各异,灯灯称奇,体现了自贡人的才思才智与才艺。“色”,是指灯品,灯组的色彩、色调。自贡灯会的灯品、灯组逐步做到了色彩鲜艳、明快、亮丽;色调柔和、协调、富有层次感。对于表现灯品灯组的内涵与主题,恰如其分,恰到好处。艳而不俗、丽而不妖,增添了灯品、灯组的视觉美。纵观中国灯文化的发展演进,年节灯会,地方灯会总是与喜庆吉祥联系在一起的,吉庆祥和是灯会的感情链接和贯穿灯品灯组的内容与形式的主线。所以代表喜庆的红、黄、橙等暖色是灯会的主色调。自贡灯会亦不例外,灯品灯组大量使用红色、金色、橙色、紫色。但自贡灯会的过人之处在于色彩的丰富和变化,几乎每一组灯的色彩都是各自不同的,自贡灯会的灯品灯组,几乎囊括了世间所有的色彩。赤、橙、黄、绿、青、兰、紫,尽得其用,色彩纷呈;变化莫测、亦幻亦梦。自贡灯会的展出,既是光影的交响曲,也是色彩的奏鸣曲。由于灯组无不披上了色彩鲜艳、美观、协调的盛装,所以晚上看是一个灯组,白天看则是一座雕塑,一幅图画。虽经民国时期的自贡灯会展出期间的风风雨雨,色彩不变不褪,始终保持着灯组的亮丽容颜。《人民日报》记者易凯在《东风应放花千树》一文中,就淋漓尽致地写出了自贡灯会原本是一个色彩的世界:“入夜,登上琼岛之巅的白塔,凭栏俯视,一股巨大的灯的热浪扑面而来;永安桥侧,金龙昂首,追波逐浪;荷花池里,仙子踏花,翩翩起舞;五龙亭畔,五龙戏水,金碧辉煌;太液池中,画舫泛舟,灯火点点;环海十里,彩珠如串,金焰煌煌;琼岛上下,霞隐虹现,幻影迷离……偌大一座皇家名园,顷刻淹没在一片火树银花、如诗如画的灯海之中”。《无锡日报》刊载的《观灯疑是到蓬莱》一文,对自贡灯会的色彩、色调描写更为酣畅:“琉璃重檐的迎宾门,用女儿绿水晶砌成,双龙盘绕,气势巍峨。通体透明的九龙壁,赤橙黄绿青蓝紫,在你身边腾起一片祥云紫雾。左边是孔雀开屏,右边是群狮戏球,一团团星光在游弋,一簇簇宝珠在滚动,抬头看,伏羲氏驾着太阳神的马车隆隆而来,车轮飞转,在天道上画出了一圈又一圈的光弧;訇声而起的,是天女们比试珠光项链,撒下一串串五彩礼花;低头看,一只千年神龟驮着唐僧师徒在天河里云游,孙悟空呢?突然火眼射出光炬,他正踞高临下俯视着云灯波涛,生怕师傅路有不测。拐个弯,一湾墨玉裁成的瑶池中,涌动着千朵玫瑰、茉莉,泻下了万丝红雨、银线。龙游来了,簇拥着一只彩羽辉煌的凤凰向你喷洒吉祥的水,唱着幸福的歌,金鲤鱼高站水面向你作揖,袅袅的仙乐中,薄如蝉翼大如金蓬的荷花开了,你盼望已久的荷花仙子手握莲花宝灯向你走来。又一派喜庆的乐曲传来,这边是女儿国在娶亲,那边是皇帝巡街炫耀赤膊新衣。刚刚从神话、童话的境界里出来,一脚又踏进几亿年前的蛮古洪荒、霸王龙、角龙、翼龙……一个庞大的家族显示它们主宰世界的威风。这一切是那么真切,又那么遥远。你刚要想和秋翁仙女对话,却不料他们又在明灭的灯火中离你而去;你刚刚想拣起火树银花抛散的璀璨珍珠,霎时间又消失在幽深空灵的夜色中。真是此景只应天上有,借问人间何处觅”


新华社记者李大川写道:“灯会活动中仅是一组瓜果灯,就向人们展示了多姿多彩的世界——‘瓜果棚’上,挂着一串串晶莹的葡萄,一个个熟透的西瓜,一条条翠绿的丝瓜和一个个红橙色的苹果,枝繁叶茂、硕果累累……”自贡灯会所表达的欢快、热烈、吉庆、祥和、温馨、宁静的意境都在这色彩的世界中得到了展示、生发和升华。再说“声”。这里的“声’’是指为了灯品和灯组达到预期的艺术效果和感染力而配置的音响效果。在自贡灯会的展不中.天籁之音,仰韶之乐,箫声笛韵,琴瑟和呜,比比皆是,鸟鸣莺啼、龙吟虎啸、蛙鼓蝉鸣、风声雨声,处处皆闻。更有神女奏乐、仙人弹琴、招亲锁呐、催春铜鼓,还有人物台词,动物对话,将灯会打造得热闹非凡,熙熙攘攘,人气旺盛。自贡灯会的“声”,是“有声胜无声”,声声关情。灯会是座大舞台,灯会展示是场大演出。很难想象,舞台一片静寂。演员个个哑巴会是什么效果。腾跃的老虎不会长啸,游弋的蛟龙不会低吟,高翔的凤凰不会呜叫,低飞的百灵不会唱歌,那必然有悖情理,令人索然无味。在自贡灯会的大中型灯组展出时,几乎灯灯有声,声情并茂,或配以背景音响、音乐,或设计台词、歌曲,或录制鸟鸣兽叫,总之,一切从灯组的内容、环境、情节出发,自然贴切、合理合情地配以适当的声音与音乐,增强灯组的艺术魅力,是自贡灯会的又一艺术特色。“光,,是灯品灯组的灵魂、灵气之所在。内光源成灯,外光源造景。自贡灯会在光的运用上达到了独具匠心、得心应手、出神入化的地步。不同的灯品、灯组、灯景用不同色调、不同照度、不同闪烁频率的光源,已经被自贡人掌握得甚为娴熟了。人们用艺术心灵与手法,将灯山光海中的灯光,装点得成点、成束、成行、成片,交相辉映、金碧相射、流光溢彩、恍若仙境。正是这光的艺术、光的旋律、光的诗篇,使自贡灯会走进千万游人的心中。各种灯笼、工艺灯均是内光源,这是自不待言的。体量甚巨的大中型灯组,自贡灯会均是用内外光源展示,这就是十分难能可贵了。然而正是这种坚持,才赢得了自贡灯会的艺术震撼力。高达数十米的鳌山、灯树、龙柱、华表,长达数十米的长城、巨龙,体量高大的天安门、天坛、聚仙楼,通通做成了内光源的灯组,这就不得不令人发出来自内心的浩叹,感佩自贡人的鬼斧神工而叹为观止。单是一个“龙柱礼花”的灯组,就要用l5吨的大吊车才能吊装。其选用的材料还必须抗震、抗压,外展时还必须抗台风、抗洪水、抗暴雨等。一个“中华大家庭”灯组,单钢材就要数十吨,完全按5:l的比例缩制天安门城楼,真人大小的56个人物身着56个民族的服饰,这是何等的大气魄、大手笔、大制作!在灯组透光材料的选择和运用中,自贡灯会更探索出了一条成功之路,不断丰富,不断完善,力求达到尽善尽美的境界。从用绸、布、塑料布发展到用玻钢、玻纤等透明度好、抗震抗压强度大的材料。在灯会环境用灯及灯品灯组用灯上,自贡灯会更在其不断的发展中追求变化与丰富。白炽灯、彩色灯、满天星、荧光灯、太空灯球、玫瑰灯、激光灯、探照灯、泛光灯、水下灯、地理灯往往在一届灯会中同时上阵。加上声控、数控等技术,营造出荟萃千光万彩、砌就玉宇琼楼的大境界。那忽明忽暗的灯组,让人平添几分神秘感,那通体红亮的灯组,让人徒增几分炽热,那翠绿欲滴的灯,让人倍感几许清新,那宝兰华贵的灯,让人领悟几分宁静。自贡灯会以光的艺术给人以美的享受。自贡灯会为出彩,为吸引观众之处,全在一个“动”字。在灯会展出的大型灯组中可谓无灯不动,无时不动。多数中小型灯组以及部分工艺灯,也都能动得起来。这既构成了自贡灯会的鲜明特色,也形成了自贡灯会的明显优势。灯组的动,完全依据内容的需要、情节的安排、环境的配置、氛围的烘托。


或单动、或互动、或联动;或来回动、或旋转动、或按程序动;总之,要动得合理、动得巧妙、动得形象生动,动得妙趣横生。一些设计非常精妙的灯组,更是动得自如,动得出奇。无论是整组灯的动,还是灯中的人物、动物单体的动,都应是和谐的动、呼应的动。试以“猴子捞月”这组灯为例:在巨大的天幕下,一轮明月挂在空中,猴子们在森林中聚会,一群猴子兴奋地扭动,跳着“迪斯科”;几只老猴坐在树桠上观看,那母猴怀中还有一只小猴,玩皮地往下撒尿;另一只猴对着镜子梳妆打扮,准备约会;一群小猴看到水中倒映的月亮,甚感惊异,便一个拽着一个的尾巴,从高高的树枝上荡下,天真地去打捞水中之月。这组灯,可以说是“动”的杰作,自如生动,有情有趣。再以《荷花仙子》灯组为例:丛荷簇拥的水面上方,一朵硕大的荷花含苞待放,一道闪电过后,那荷瓣一层层绽开,花蕊中一位婷婷玉立的仙子徐徐上升。她手捧夜明珠,旋转两圈后,再进入那荷花花瓣之中,如是反复,一个周期有几十个动工艺灯是相对静止的灯,自贡彩灯制作者们仍想法让它们动起来。比如“十二金钗”工艺灯,十二个人物个个俊俏如仙,但悬挂起来后,观灯者大多只能看到一个侧面。工艺师们就利用热气的原理,做成了缓慢转动的走马灯,让观众尽睹十二金钗的风采。作,再配以悠扬的音乐,缥渺的烟雾,还有溅玉飞珠的喷泉。《荷花仙子》即成了一个完美的组合,人见人爱,长展不衰,永葆青春。机械传动是使灯组动起来的主要手段,但用光也能造成动的效果,这是自贡灯会的又一绝招。比如瓷龙是由各种瓷餐具捆扎而成,除龙头龙尾爪设计了机械制动外,还在龙身上设计了追光效果,增添其动感。不开灯时,瓷龙宛若一座精美的瓷雕。开灯后,它便倏倏然成为了一条生气勃勃、腾飞跃动的活龙。运用“光栅”原理制作“瀑布”,也是自贡彩灯的静变动的代表之作。用光栅原理制作的瀑布,从高山峻岭、层峦叠嶂中飞泻而下,水影波光,浪涌流急,足可以假乱真。光控礼花,也是“光动”的范例——夜幕中,一束火花从“树干”迅速上升,突然,空中礼花竞放,花型变幻无穷,耀眼的五彩光和辟辟啪啪的爆响使观众惊奇不已!通过特殊选材利用自然风也能造成“动”。如“九龙壁”灯组,九条蟠龙神态各异,或腾云或逐浪,奇的是龙须也摆动自如,与龙的动态完全协调。原来,制作“九龙壁”的工艺师们巧妙地运用泡沫条制作了龙须,泡沫非常轻,有轻微地动作,它都会颠动不止。


另外,在灯会新闻中蚕茧龙、瓷龙和玻璃龙的龙须,都选取了各自能表现“动”态的材料。自贡彩灯在处理动作上,还充分运用了光控、声控、逻辑集成控制器、数控器件译码器、计数器、激光全息等高科技成果。正是现代科学技术与民问传统工艺的完美结合,才有了如此强大生命力的自贡灯会!


TAG: